您的位置: 首页 » 行业动态 > 正文
寻人!那年在梧桐树下卖烟酒的凤妞儿,你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7-11-22    文章来源:行业动态    作者:admin

麦子黄了,站在钻台上,金黄的麦浪在夏日暖风的吹拂下,一浪一浪地自远处赶来。风从脸上拂过,浓浓的麦香在心里一圈一圈地荡漾。

麦子黄了,油井也快打完了,从井底返上来的岩屑里,已经能闻到浓重的原油味,那是俺们做钻工的最喜欢的味儿,就像种田的老农圪蹴在麦田里闻到麦子香。

大伙儿都兴奋地谈论着下口井该搬到哪里?而司钻老鲁却有些心神不定的样子。平时下班的时候,大家卸掉一身的疲惫,扛着蓝工衣迎着浸染着麦香的熏风走在井场小道上,都是他挥舞着工衣,带头唱歌、欢笑,而近几天却沉默寡言了。

俺们都有些奇怪,他是一班之长,他喜欢钻井,下了班,大伙儿都聚在一起“够级”挂纸条儿,就他提一罐头瓶用烂茶叶泡的黑茶水,嘴里嚼根烟,蹲到井场边上,看钻杆欢快地转,那样子,我觉得就好似一个老农蹲在地头,看麦子黄的神情。油井要完钻了,就像这一望无际饱盈盈、黄澄澄的麦子要收割了,是全队钻工最高兴的日子。

老鲁其实也不大,就二十五六岁,个子高,脸黑,在井队不刮胡子,黑胡拉查显老相,又是司钻,俺们都叫他老鲁。

“老鲁最近蔫蔫的,他怎么了?”副司钻问我,我笑笑没有理他,老鲁的心事我最清楚,我俩一个宿舍,老鲁就算是一个闷葫芦,我也能从他的梦话里知道他的心事,但老鲁的心事我不能告诉副司钻,这属于个人隐私。

宿舍区的大门和麦田一路之隔,麦田边上有一棵高大的泡桐树,蒲扇大的叶子密密地遮住了阳光,摇晃着一地清凉。

桐树下,有一架平板车,车上摆满了烟酒罐头、饼干蛋糕、啤酒饮料,乡姑凤妮儿就在那里卖烟酒。

钻工们扛着工衣下班的时候,也是凤妮儿最忙的时候。她边与钻工们嘻笑边递烟找钱,拿罐头拿方便面。

钻井队的工人,上班的时候不让喝酒,但总有些馋虫子在喉咙里爬来爬去痒得难受的钻工,下了班偷偷来买酒喝。凤妮儿只好嗔他一眼,悄悄把酒递给他:“看让队长知道了不扣你奖金才怪。”然后,再叮嘱一句,“上班前可不要喝,不安全呢。”

凤妮儿很理解钻工,这些城里的小青年穿着油工衣,和咱乡下人一样在野外干活,一年半载不能回去,能不想心上人?

凤妮儿觉得,酒就是专门做给男人有心事时用的。其实,凤妮儿哪里知道,钻井工人常年在野外干着最艰苦,最危险的活,后勤的姑娘见了俺们一个个高傲得就像皇帝的闺女,根本不把钻工放到眼里。

看看俺这个钻井队,有几个小青年找到女朋友了?包括司钻老鲁?俺钻工是“不愁吃不愁喝,就愁老婆没着落”。

那年,凤妮儿刚好十九岁,圆圆的脸,黑葡萄般水灵灵的大眼睛,闲下来的时候,她就在梧桐树下的烟酒车旁绣花儿。绣春燕,绣荷花儿,还绣花鞋,绣鞋垫儿,上面还有一对在水里荡啊荡的小鸳鸯。

在大伙儿的眼里,乡姑凤妮儿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女孩。钻工们都喜欢跟她开玩笑,有时趁她不注意,就把那东西从她手里夺过来,嘻嘻哈哈传着看,还七嘴八舌地问她:“凤妮儿,你绣这花鞋做啥啊?”“哈,这鞋垫这么大,叫谁用啊?”

此时的凤妮儿只笑不答,面颊儿羞成了两瓣粉色荷花儿。老鲁就喊:“快还给人家,快还给人家,这是人家大姑娘绣的心事,看把人家羞的。”

但大伙儿都不听老鲁的,任凭戏谑、畅快的欢笑声在泛着麦香的风里飘荡。

有一次,老鲁借她的针线缝工衣,好半天不见还。她就跑到宿舍里找老鲁要,推开门的时候,看见老鲁工衣不但没有缝好,还被针扎得呲牙咧嘴,就一把把工衣夺过来:“你呀,打油井,玩大钳可以,干这活儿,草包一个!”

第二天,工衣送来的时候,破口烂缝不但缝补得规规矩矩,衣服还洗得干干净净。从此,全班弟兄都粘老鲁的光,缝补浆洗工衣的活凤妮儿就给包了,俺班钻工穿的工衣,都比其他班的干净,小伙子也显得精神了许多,干起活来都像小老虎,班进尺一直保持着全队第一。

老鲁为了报答凤妮儿,买她的烟酒、食品就不要零头,凤妮儿不但每次都把零钱送到宿舍还给老鲁,还从不卖给老鲁酒喝。

老鲁有意见,凤妮儿给他说:“别人喝酒是不自觉,你是班长,带头喝酒,就是个错误。都照你这样,油井早晚会出事。”

老鲁眨巴眨巴眼睛,心里就像被凤妮儿的拳头给掏了一下,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被掏出来晾到眼前一样。凤妮儿在他心目中再也不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乡姑了。

进尺马上就打完了,油气显示非常活跃,全队职工都开始夜以继日地进行完井作业,大伙儿天天一身油一身汗地干。

凤妮儿的烟酒车上,再也看不见有白酒卖,但空酒箱里,却塞满了钻工们的油工衣。她干这事是偷偷的,一个大闺女家,给钻井队的工人洗衣服,让村里人知道了,要招惹闲话的。

油井终于打完了,井队开始拆设备,队上也解除了禁酒令。那天,凤妮儿托我把洗过的工衣还给老鲁,我看见洗净的衣服里面裹着一瓶“二锅头”酒,一包油炸花生豆,还有两盒“大鸡”烟。

老鲁接过东西,从宿舍出来还她钱的时候,不见了凤妮儿的烟酒车,却看见远处的麦田开始收割。麦田旁的大道上,一队队搬家卡车正烟尘滚滚地向井队驶来。

井队开始搬迁了,大伙儿又热又累,下了班的钻工都想抽根烟喝杯酒解解乏,就一群一群地跑到梧桐树下,向村里翘望,但总也看不见凤妮儿那苗条的身影推着烟酒车出现在弯弯的村头小道上。

半月后的一天,我正站在新井高高的井架上起钻,忽然,看见还未收割完的麦田里,凤妮儿穿着火红的衬衫,扎着柔长的马尾辫,打扮得漂漂亮亮,在一片滚滚麦浪里,沿小道向钻井队走来。

我按捺不住心头一阵狂喜,想高喊一声“凤妮儿来啦。”但看看钻台上的老鲁正聚精会神地操作着刹把,大伙儿都在忙着起钻,就把喊声憋在了喉咙口。凤妮儿来干什么呢?这个钻工们经常议论的、美丽的凤妮儿哟……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crqcfw.com/hydtp/1100.html

上一篇:各种职场OL夏季衬衫 打造干练女人迷人风范
下一篇:产房里签离婚协议,一年后求我复婚,我给了他两把掌
北京碧莉姿服装公司专注工装、职业装、工服领域数十年,主营工作服批发、工作服定制、工作服定做、工作服加工、定做工作服、工作服订做,是国内品牌定做工作服厂家、工作服生产厂家。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中路派诺利文创园A座328
电话:010-64383941工作服厂家